平台与耶路撒冷

image

灵修:

他们行路上耶路撒冷去,耶稣在前头走,门徒就希奇,跟从的人也害怕。耶稣又叫过十二个门徒来,把自己将要遭遇的事告诉他们,说“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将要被交给祭司长和文士,他们要定他死罪,交给外邦人,他们要戏弄他,吐唾沫在他脸上,鞭打他,杀害他,过了三天,他要复活。(可十章三十二至三十四节)。

 

心得:

主在前头行,门徒希奇众人害怕。主说,他们要定他死罪,交给外邦人。不但如此,主要被戏弄,要被吐唾沫,要被鞭打。然而,过了三天,主要复活。

常去平台的弟兄姊妹们,你们想到什么了?是的,我们问自己,我们为何心存怒气和恐惧?我们为何又爱又恨这些宗教暴政制定者、实施者和他们的组织?

来,让我们来想:

若不是我们选择要亲自把自己交出去,谁能逼迫得了我们呢?——我们可以选择不去平台,正如主有自由选择不上耶路撒冷。

我们害怕,不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预备好像主一样被戏弄被吐唾沫被鞭打么?

我们没有坚定的盼望,不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时刻明确和完全的相信我们要如主复活——最大的复活是到那日必复活或者被提,其次的复活,在守望户外的层面上,就是我们的守望会从被困住到自由。主的复活是三天,守望的复活可能是三年,但三年很快,在永世的尺度里,三年犹如无有。

从亘古到永远,世世代代,祂都是我们的居所,我们的神。

sent from my samsung galaxy note

 

附:

网上搜索到的一篇王明道的关于这段经文的讲章:  卷九之在火窑与狮穴中 不怕死的主与不怕死的门徒

引用: http://books.edzx.com/html/book/0387/2436.html

王明道文集精选 卷九之在火窑与狮穴中 不怕死的主与不怕死的门徒

‘他们行路上耶路撒冷去,耶稣在前头走,门徒就希奇,跟从的人也害怕。耶稣又叫过十二个门徒来,把自己将要遭遇的事告诉他们,说“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将要被交给祭司长和文士,他们要定他死罪,交给外邦人,他们要戏弄他,吐唾沫在他脸上,鞭打他,杀害他,过了三天,他要复活。”’(可十章三十二至三十四节)。

‘我们在那里多住了几天,有一个先知名叫亚迦布,从犹太下来。到了我们这里,就拿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圣灵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我们和那本地的人听见这话,都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便住了口,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便了。”’(徒二十一章十至十四节)。

好生恶死本是人的常情。无论什么人看见死亡的危险摆在前面,没有不竭力设法逃避的。希奇很很!读了上文所引的两段经文,我们竟看见一位不怕死的主和一位不怕死的门徒!这一位主和一位门徒明明知道前面有死亡等待着他们,只要转移方向,或是停留在本来在的地方,便可以逃避死亡。但他们决不这样作。他们向前走,他们一直向着死亡走去,如同一个人久客异乡之后,向着故土走去一样。在这第一段经文中记载说,‘他们行路上耶路撒冷去,耶稣在前头走,门徒就希奇,跟从的人也害怕。’门徒希奇的是什么?众人又因为什么害怕呢?岂不是因为他们知道住在耶路撒冷的那些犹太人领袖都在那里图谋策画要加害于耶稣,如今耶稣不但不肯逃避,反倒勇往直前向着死地走去,因此惹起他们的惊奇与畏惧么?别人看见前面有危险患难,都是踌躇畏缩,裹足不前。他不但不这样,反倒昂首前行。别人看见前面有危险,纵使实在不能不向前去,也总要躲在尽后边,叫别人走在前面。何况犹太人处心积虑所要谋害的就是他一个人呢。如今他不但不像一般人那样畏崽退缩,踌躇瞻顾,反倒‘在前头走’,正如一般人看见前面有利益尊荣的时候所抱的那种态度一样。门徒怎能不惊奇,跟随的人又怎能不惧怕呢?门徒惊奇他们的主竟这样不怕死,众人惧怕,是深恐耶稣遭了犹太人的毒手,而且要连累了他们。想想这些人的心情,再看看主耶稣的态度,越使我们不能不钦仰主耶稣那种勇敢无畏视死如归的精神。

我们再往下看看第二段经文中所记载的保罗的事,便看见他正像他的主一样。先知亚迦布当着众人豫言说保罗要在耶路撒冷被人捆绑,而且要被交在外邦人手里。虽然他所说的豫言就止在这里,并没有说以后再有什么事发生,可是每一个人都会想到这件事的结果总是凶多吉少。因此他们听见这话就‘都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是,无论谁也不忍心看见自己所爱的人走到危险祸患里去不加以阻挡。他们这种劝阻正是人之常情,我们不能不深表同情。可是保罗说什么呢?他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明知道到了耶路撒冷要被人捆绑,还是决心前去,一点不改初衷。不但不逃避被人捆绑的危险,甚至连死也不怕。‘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何等勇敢!何等壮烈!何等激昂!何等伟大!这位门徒真像他的主!真不愧称为‘基督的精兵’!

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不是有我们所有的肉体么?他身体所有的一切感觉,不是和我们一样么?是,确实是这样。他们禁食四十昼夜,后来就饿了。他走路困乏,便向人要水喝。他终日勤劳作工之后便疲乏困倦,在船上睡得是那样沉,甚至船被波浪掩盖,他都未曾知道,直到门徒叫他,他方才醒过来。他看见他的门徒马利亚哭,他也哭了。他想到次日要临到他的十字架上的羞辱、痛苦、和死亡,就‘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求父撒去那个苦杯。他的身体和他的身体上所有的感觉既是和我们一样,他怎么竟这样挺身直前,向着死亡走去,一点没有怯懦退缩的表示呢?保罗能这样作,更使我们希奇了。他和我们是一样的人。他和我们有一样的身体和感觉。他怎么就那样像他的主一样不怕死?虽然有那样多的人苦苦劝阻,劝他逃避要临到的危险,他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们的劝告,照他原定的行程向耶路撒冷走去。是什么力量使这位使徒这样完全和他的主一样?这几个问题该怎样回答?在圣经里能不能找着他们的答案?能,圣经里的话清清楚楚的解答了这些问题。容我们读这些话。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来十二章一、二节)。

这一段经文解答了‘为什么主耶稣不怕死?’那个问题。他往耶路撒冷的时候,看见了前面所摆的十字架上的死,但他更看见了死的后边还有一个荣耀的复活。他曾说,‘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约十章十七节、十八节)。他往耶路撒冷的时候,也明明告诉门徒说,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给祭司长和文士,他们要定他死罪,交给外邦人;他们要戏弄他、吐唾沫在他脸上、鞭打他、杀害他,过了三天,他要复活。他每一次豫言他的死,总接连着提到他的复活。他对门徒讲论的时候,多次对他们述说他将来所要得的荣耀,有时是用明显的话,也有时是用比喻。就在他站在大祭司的面前受审的时候,他还是极清楚的看见他复活以后所要得的荣耀。他告诉大祭司说,‘后来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二十六章六十四节,)每次他看到十字架的死,他总看到那后面的荣耀和喜乐。他便‘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使徒保罗能像他的主那样一点都不怕死,也就是为这个缘故。我们念到他对死亡夸胜的话说,‘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啊,你的毒勾在那里?死的毒勾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十五章五十一至五十七节。)他不怕死,因为他知道死不足怕。他知道他的主已经战胜了死,并且把这种胜利赐给了他。这一段经文中末后的一句在汉文的译本里译得离了原来的意思。应当译作‘感谢神,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赐给我们胜利。’是主耶稣战胜了死亡。当我们信的时候,神藉着主耶稣把这种胜利赐给了我们。保罗敢向死亡夸胜。他看死亡为一员‘败军之将’。他知道在死的后面还有一个荣耀的复活。那时‘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正是因为他有这种信心和这个盼望,所以他能说,敢说,也愿意说,‘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

过了多年,他为他的主被囚在罗马城中。他受尽千辛万苦以后,知道自己在世上的工作将要作完,自己离世的日子已经临近,他极慷慨极快乐的对他亲爱的儿子提摩太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四章六至八节。)这不像一个人要死以前所说的话,这像一个元帅统率大军战胜了仇敌,领着得胜的军旅班师回国的时候所唱的凯歌。这种死不可以再叫作死,该叫作‘荣归’、‘凯旋’、‘成功’。没有人怕荣归,怕凯旋,怕成功:那样,这种死便也不是可怕的。明白了这个真理,便明白保罗为什么不怕死了。

真实的基督徒不怕死,而且他们不能死。他们在信主的时候已经得了永生。死亡在他们身上没有丝毫的权柄。他们的呼吸和脉搏能停止,但那不是死,那不过是睡罢了。当神的号筒吹响的那日,他们要从他们睡眠的床上起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死亡,荣耀属灵的身体,被主接去,‘永远与主同在。’(帖前四章十六至十七节)。当主耶稣在荣耀里显现的时候,他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章四节)。今日他们在世界上所受的这‘至暂至轻的苦楚’,正是要为他们成就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四章十七节)。因为‘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八章十七节)。并且“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八章十八节)。保罗就是因为深深明白这个真理,所以他明知道到了耶路撒冷要被人捆绑,要被交在外邦人手里,他还是决心前去。他不但准备为他的主被人捆绑,他也准备为他的主死在耶路撒冷,不过因为神的日子还没有到,神交托他的工作他还未曾作完,所以他虽然准备死在耶路撒冷,可是竟没有死在那里。一直到他又为他的主作了许多年的工以后,才为他的主死在罗马城中。

怕死的心理给魔鬼造了许多向信徒进攻的机会。许多很好的基督徒拒绝了魔鬼种种的触惑。他们不贪财、不好色、不慕虚荣、不求安乐,在这一切的事上魔鬼对他们没有一点进攻的机会。及至魔鬼用危险、痛苦、祸患、死亡,去恐吓他们的时候,他们因为‘怕死’,便不能不届服在魔鬼的试探之下。魔鬼深知道我们的弱点,所以他在与基督徒战争的时候常常制造恐怖的空气,引起他们恐怖的心情。叫他们看见前面有可怕的死亡等待着他们。使他们因惧怕的缘故,在未曾与魔鬼交锋之前,便届服在他的权下。他就这样毫不费力的制服了他们。其实他们若存了不怕死的心,迎着他走上前去,他还是真不能加害于他们。因为不得神的允许,魔鬼不能伤害圣徒一点皮肉(见伯一章,二章),更不用说伤害他们的性命了。保罗愿意为主耶稣死在耶路撒冷。当他被犹太人拿住以后,他离死不过只有一步。四十多人同谋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徒二十三章十二、十三节)。但神不允许他们加害于他,就会有四百七十名卫队把他护送离开了险地。魔鬼要藉着四十多人杀害保罗,神却豫备了多过十倍的卫兵保护他。为主耶稣死是福气,是荣耀;但如果神不允许,我们想得这种福气和荣耀还得不着呢。

这位不怕死的主不只有这样一位不怕死的门徒。在保罗同时和保罗以后,还有千万个这样不怕死的门徒。这些人的事迹真是可歌可泣,可钦可慕。不幸教会越来越腐败,真道越来越失传,一千多年来的教会在信仰、热诚、爱心、勇敢上,真是江河日下,在这种情形之下,不怕死的门徒便寥如晨星了。今日的教会中仍有像保罗那样不怕死的门徒么?我就是为他赶车,为他提鞋,也是甘心乐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