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的花园] 去抗议了——关于守望被虐待的谢姊妹更多的跟进

转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a00f50102e0ik.html


中午大家一起吃了一顿,以示庆祝,呵呵:))

昨天一行8人去东升PCS抗议了

早晨8点多,小鱼一到家,我告诉她原委,让她自己在家休息,我要去PCS,她就坚持要一起去。我对她说有危险,她说她就是想去参与,甚至想要和SW的DXZM一起被抓,我不懂这个小孩子为什么这么热切要去,就想或许神也征召了她,我还是不要去阻拦了。走在路上一直很不踏实,之前发生过把探望的人都抓进去的事,我并不担心上帝不看顾鱼儿,而是担心她父母和我父母的责怪。鱼儿却说,临离开成都时,她的爷爷(我父亲)嘱咐她不要跟着姑姑(我)去参与SW的事,过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说:“哎,你自己看着办吧!”

10点,我们一行8人在PCS门口碰头我们手拉手,YK带着我们祷告后进去的。令我吃惊的是当事人谢姊妹自己也来了,其实这对她来说是很艰难的事情,更令我吃惊的是她真的是一个好小的小姊妹,看样子像一个中学生,像一片树叶一样弱小、纤细的身材,最令我吃惊的是她里面的坚韧和对神的信靠,在被如此不公平对待后,她依然感受到神的同在。我对她说头一天晚上我们的祷告会一直唱“耶和华你是我的神”,我早晨起来也一直听唱这首歌,她美丽的眼睛闪烁着光芒,说:“啊,我在里面也一直唱这首歌!”

YK很勇敢和镇定,很有领袖风范,很冷静地去说明原委,手持SW教会的抗议书,值班的JC先是推说领导们都去开会了,经过YK的交涉终于派出了一个副所长来接待我们,只允许两个人去一个小屋子谈话,YK说他是代表教会来交涉的人,谢姊妹是当事人,而谢姊妹身心受伤,需要我陪伴,被允许了三个人走近一个类似值班室寝室的小屋子。过程的细节省略,总的来说,双方还是和平的,YK很理性,说得合符情理,对方的态度也比较不带情绪,不过自始至终没有半句道歉,可以说滴水不漏。大意是他们受理了我们的抗议书,将要去调查是否属实,会尽快答复。我基本无话,紧挨着小姊妹坐,她被问话时,我用手抚着她的背部,我的心中不断地默祷,也很为YK和小姊妹自豪。

断断续续知道小姊妹那35个小时中更多的细节

准确地说,24个小时,被锁在铁椅上,一个娇弱的小女生,无论怎么喊叫,也不开门,不让上厕所,就更别提吃饭喝水……

晚上,另一个女性被关进来,没有被锁,可以喝热水,可以上厕所。所以是故意虐待我们的姊妹……

小姊妹双手合十祷告时,JC说:“你在咒诅我,我也要扎小人咒诅你”,小姊妹说:“上帝爱你!”

说实话,我不忍心问她任何一个问题,只是对她说她在两天之后敢于重新回到这里真的是好勇敢,因为这是她深受重创的地方。

我不懂那位副所长刘某某,据说还是十佳警员,他为什么要如此虐待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就算是大奸大恶的凶徒也是有基本的人权,有睡觉、吃饭、喝水、上厕所的最基本的权利,我不知道他究竟凭着什么权势,可以这样罔顾法律,这样知法犯法?!若是充满暴戾之气的警员,还能从普通警员升职到副所长,这样平步青云,还能获奖,那么,我们的社会究竟如何来维持公义呢?!若他只是压力下的情绪失控,而导致处置适当,我的看法,至少,他需要离开现有的岗位去看心理医生,以确保他能在执行任务时不至再次情绪失控,带给当事人无谓的身心伤害。

凭心而论,这件事仅仅是道歉远远不够……

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昨天,该事件见诸《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的记者正好是前一阵子采访我的,尽管有些肢体对这篇报道很不看好,因为大部分在讲述SW的违法聚会,故意夸大人数每周200人,但其中也提到谢姊妹的事件,说如果属实,就是违法了。我倒是乐观其成的,因为无论如何,在暗中发生的事,被放到了光中。

今天上午去美国使馆签证,在亮马桥地铁站等诺诺时,遇到一队城管处理地铁站附近那些黑三轮,两部城管的车前后一堵,把所有的三轮车都围在其中,有两个三轮的车主自嘲着:“呵呵,这次全军覆没!”城管们吆喝着让车主们自己开着三轮去派出所,有一个车主再去关他的车门时,关了两下都没关上,突然气起来,就用脚使劲踢门,城管们立刻想要制止他,拉扯起来,车主坐在自己车里,情绪激动,双方僵持对吼起来,围观的人中有人举起了手机,城管忙着驱散围观的人群……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凝固在空气中。

我站在那里有些担心那些黑三轮的车主们,看起来都是生活在底层的求生活的人们,或许对他们来说,这部三轮就是贵重的家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呢?!那个跟城管冲突起来的车主会不会被报复呢?!我也观察着其他的车主,有的脸上堆着可怜的讨好的假笑……

从使馆签证出来的出租车堵在城里了,路边看到两个交警和两个骑三轮的小伙子又发生冲突,一个交警特别蛮横地指着其中一个小伙子吼叫:“你这是什么态度!”还说了一些很威胁的狠话,另一个小伙子不断讨好地笑着用手去拍他的肩膀,貌似在安慰JC。我和诺诺在车里实在看不过,我说很想把头伸出窗户对着那个很蛮横的JC大喊一声:“那你是什么态度?!你的态度比人凶多了!”当然我只是说说的,我可不敢真的去“干扰”他们“执行公务”。诺诺说他们大概认为只有他们才可以用这样的态度,还说这叫什么事儿啊,还让老百姓来安慰脾气暴躁的JC……

SW的一位弟兄为了谢姊妹的事,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实名制举报的呼吁,不少人都在转,但我不知道多少人敢于真的去实名举报。我挣扎了一下,第一个念头就是怕被报复,打开那个网页,又关了。第二天,又打开,想了想,我还是不要在那里空喊支持实名举报,自己却无所作为,若要报复就报复吧,不是相信神眷顾的吗?!

……

祷告吧

天父,想到要为那位锁谢姊妹的副所长祷告,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是难的,谢谢你让我们的小姊妹做到了。主啊,恳求你圣灵的光照亮他心中的幽暗之处,赐给他一颗悔改的心,让他知道不能滥用权柄,因为一切的权柄是从你而来。主啊,也为这个多次逼迫SW肢体的PCS祷告,他们曾不止一次地遣返我们的弟兄,违法地赶他们出京,这个PCS始终表现出极其强硬,仿佛心中充满了对神儿女的仇恨。天父,恳求你施行神迹,彻底改变他们。君王的心如垄沟的水任意流转,就恳求你扭转这个PCS的领导的心,让他们像保罗一样,从特别热衷于逼迫基督徒的,到被你拣选,恩待基督徒。

天父,我知道看起来要在这件事上讨回公道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恳求你成就这不可能的事,为你的女儿伸冤。主啊,相信在你没有难成的事。天父,相信谢姊妹所受的苦不是单为她自己所受的,渴望这件事带来逆转,你知道SW的DXZM坚守了太漫长的黑夜,我们等候的期待的是:在隧道的那一头有亮光!

主啊,谢谢你赐给我们去抗议的团队每一位内心的喜悦和平安,我们三个人谈话时,另外5位在接待大厅祷告着担心着,看到我们平安地出来,大家都很高兴,中午一块去吃饭庆祝。虽然有这样大的磨难,但我主的喜乐一直充溢在SW教会的DXZM心里。天父,我也感谢你,再一次,我扮演了一个真正的陪伴者的角色,这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征战中,你赐给新树教会的角色——作为另一间独立教会,担负着陪伴SW,成为战时的野战医院。天父,我深信,你已经赐下祷告医治的恩赐和权柄赐下给了我,我主,让我在这样的战时随时待命,听得见+听得懂+肯执行你的命令,我主,我喜欢你给予我的使命,能跟随你的旨意行,真的是幸福无比的人生……

天父,也要谢谢你借着今天下午双牧的代祷除去我里面莫名的疲惫、烦躁和麻木的状态,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都觉得极度倦怠,甚至签证通过也没有太大喜悦的感觉,后来和诺诺、双牧一起去看在医院做小手术的小铁皮,双牧带着油为她代祷。我也趁机给自己抹了抹,之后还专门请双牧为我代祷,虽然之前也意识到有属灵争战,但好像也没有太大的转机,挣不脱那种被灰色金属压制的感觉,双牧和诺诺的祷告起了很大的医治作用。本来以为回家以后就得死瘪瘪地躺在床上,没想到兴致勃勃地和小鱼联手,做了一顿饭,吃的太饱了,又在院子里溜达了好一阵子,肚子溜达瘪了点,但膝盖都走疼了,想到一上午3个小时苦排签证长蛇阵,那感觉好像全国人民都在要投奔“美帝”……

主,我要去昏迷了,这个周末还有培训任务,求主在我的睡梦总建造我的身心,赐下充沛的精力,充满活力的健康的心灵和身体,让我成为承载你的恩典为你在地上奔走的使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