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正在达美航空208上,时北京时间20120816-09pm

申报
很诧异的是,原来所带的任何物品,无论是否是违禁物品,都需要申报海关。也就是,很可怕的是,任何从中国带到美国的物品(不再带回中国),未申报的,都为撒谎,是与魔鬼的罪有份。

(ps:下图已经明确,从中国带到美国的物品,超过100美元的必须纳税)。

在路上
忽然有种陌生而迷失的感觉。工程师的生活,让我越来越不愿意思考从小常思考的问题:我要做什么?目标是什么?如何更特别,不从世俗?
似乎,生命的光辉在其棱角被迫成熟圆滑的过程中,也被迫暗淡了。而才华与激情似乎也消逝。这种中学时代就曾有过的惋惜,今日又上心头。
我在哪里?这是要去哪里?我的存在仅仅是因为这些么?我知道父神让我谦卑,免得我觉得自己有什么。然而这样似乎是在妥协后退和安逸舒适中消亡,而不是在火热前进和苦难磨练中谦卑。
曾经尝试触探生命的深处,觉得难而惊喜。似乎想再次触探,却难而无欲。激情消退,存在为何?
后记: 越来越不愿意写东西和深层思考,一是觉得写得不好,而是觉得不重要(相对于日常的爱情、工作和服侍)。这既是在嘲笑自己牙牙学语的蹒跚探索之路,也是在适应和平安中变得平庸。而谦卑不是让人不接纳自己的满有棱角不成熟,信仰也非让人放弃惊叹而纵入大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