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

我累了
累的抬不起头
所以我改变了行程
虽然也不知道新的方向何方
然而却知道这是选择~确定或者不确定的选择
有时候在这里,有时候在那里
忧伤是理性和情感的粘合剂
于是此刻理性和情感成了惺惺相惜的孩童玩伴
心痛,至少隐隐作痛,是信仰与生活的安慰者
有的新的感觉,就也增添了新的寻求
有时候很在乎
但知道在永生与真理面前,一切变得不重要
不是全部不重要,只是选择做这事,做那事,并不重要

忧伤,才发现朋友简单的安慰和问候,就流溢心灵的温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