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t clone obfsproxy.git 出错的解决方案

git clone https://git.torproject.org/obfsproxy.git  如果出现如下错误: Cloning into ‘obfsproxy’… fatal: https://git.torproject.org/obfsproxy.git/info/refs?service=git-upload-pack not found: did you run git update-server-info on the server? 请使用: git clone git://gitorious.org/obfsproxy/obfsproxy.git 替代

前端开发概念:基于URL的开发之另类简化思路

前言: 我提出这个概念 “基于URL的开发”, 基于只是给 deep-linking技术取个专业的、更易于理解的名称而已。本文面向的对象是高级前端工程师、架构师,所以对很多概念不多做解释。   正文: Deep-linking是前端技术的热门话题之一,想必多数人已经熟悉。然而其巨大的部署成本和代码复杂度,使得很多人在小型项目上,都敬而远之。 所以小方尝试寻求更简便、快速——开发和测试成本可控的方案。 请看以下雷人代码 http://jsfiddle.net/lanshunfang/djwcj/ 在这个例子中,小方使用了基于 onhashchange及location.hash值的行为定义和触发,其中: 第一个Selector based 的按钮示例,是基于jQuery选择器和事件的 URL开发模型,该此模型中,location.hash的值的含义是:如果location.hash发生变化,则浏览器应该触发 location.hash 中的/selector/@value元素上已经绑定的/event/@value事件。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简单的希望如果hashchange被触发(也就是location.hash发生了值改变),相应的事件可以得以执行。比如在这个网站中,我们期待如果 location.hash有改变,则相应的左边的标签可以被点击。 这个模型已经可以满足很多人的需要,基于其上的开发,可以衍生出很多有用的程序设计。 第二个Function based的按钮示例则更是直截了当。 这个模型直接将等待执行的…

实例理解AngularJS的dependency injection

小方最近在学习AngularJS, AngularJS提到了一个Dependency Injection的概念,目前初步理解,就是利用一定的机制,使用构造函数的形参名称有意义。传入什么样的形参,就能得到使用样的结构。 大家知道,一般情况下,形参的命名是任意的,而且这个命名与程序的执行来说,毫无意义。但AngularJS为了编程的方便,就改变了这一切。 小方参考了 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回答,自己写了个例子,分析如下:   运行一下 ,你会发现,这个程序会根据形参的名称,来确认函数的执行结果。 不过,这样的代码,在代码压缩或者混淆时,就会出错。更多的方法,见 AnguarJS官方文档。

当我偶遇你歌词与简谱 婚礼 在线播放

昨天,流落冰天雪地,无光线、没有生机; 当我偶遇人间一个你,才真正发觉热爱滋味! 你的手能令孤单远离,还给我太多惊喜; 於这浩瀚人海找到你,如昏暗世界,重见希冀… 今天我决定,承诺将心给你, 同行一生、同嚐欢欣、同心分享痛苦伤悲; 今天以後,牵手走到白头, 穷这生全力爱你! 也许,前路荆棘遍地,狂风里白雪纷飞; 只要在路途中紧靠你,阳光变晦暗,仍觉很美… 今天我决定,承诺将心给你, 同行一生、同嚐欢欣、同心分享痛苦伤悲; 今天以後,牵手走到白头, 穷这生全力爱你! 请听这誓言:忠贞的爱从无变,能遇着你是我福气!      

20120901王怡,福音中的喜剧和悲剧

约翰福音描述的生命中的悲剧,让我们直面人生的悲剧。你可以不信主啊,可以慢慢寻求,但如果你连鲁迅的绝望都没有,就实在让我绝望。 如果有人告诉我们,我们一直在寻求的就是他,我们就杀死他,然后说,我们一直还在寻求 你们买了花的尸体,绽放了2周;我们的尸体,也只是绽放70年或者80年。 如果福音没有把你带到面对人生的悲剧,那你不要信,免得你落在宗教那虚假的光景中。 我们所信的,是一位从黑暗向我们说话的

恐惧

在西雅图往北京的路上,看完了一部外星人入侵片,忽然心中涌现恐惧。 恐惧这次回国会被关进监狱,只因守望的事情和微博上的质疑爱国的合理性。 在这个充满血腥、暴力、奸淫、欺压、欺骗、无情、背叛、自大、自私、懦弱、无理的所多玛城,作为一名没有任何方式可以保护自己和家人不被欺凌的小民和持守真理的基督徒,真的恐惧心生。虽然知道如果是瞬间的死亡,我可以依靠祷告而不怕,但如果是蹂躏的、威胁家人和女友的,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而这正是魔鬼和其所控制的主意的常用伎俩。况且死后,家人如何抚养。 想到这里,心里信心冷落,没有勇气,不知道如何是好。主啊,离开你或者你不加添我力量,或者我站错地方,我该如何生存下去?真想躲着,离开微博,离开这充满凶险的道路。 在强权和无理悲哀的文化面前,真的软弱。读经祷告得力量吧。 0916 22:06 北京时间 飞了一夜,昨晚祷告之后,看了马可福音最后的耶稣受难复活,又听了报佳音的赞美诗,中再次充满盼望力量。原来,我的恐惧是因为一个月在美国,一个人征战,没有依靠主,灵修的时间被服侍和工作占据。服侍就是网站了。 特别有感马丁·路德的上主是我坚固保障:虽恶魔盘据世上,但上主是我坚固保障。报佳音的赞美诗圣曲里有,常安慰我心。